宁安今天睡醒了吗

我的七寸,是你。

嗯。。。。图源水印

梦[李白×叶修] 壹

写在前面的话:
   入邪教啦!!!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!

#李白×叶修#
#不管你们吃不吃反正我不吃#
#梦[上]#
1.叶修最近有点失眠,因为总是梦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。比如……叶修揉了揉太阳穴,站在镜子前,
  “我到底,梦到了什么来着?”

2.是夜。叶修一直睡的迷迷糊糊的,仿佛梦到了自己刚离家出走的那会,一会儿画面一跳,又是自己做队长的时候。梦的整体格局是黑的,仿佛在黑夜中,藏着人一直在观察着自己。
  梦境开始被更多的黑色吞噬,叶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迷茫无措。呆呆的伫立在原地。
  “我和我的剑,到此一游。”
  随着话语来的,是一个温暖的怀抱。有人从背后环住叶修,那人的白色衣角和叶修的睡袍交缠着,像热恋中的男女,久久不分开。

3.叶修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的后背被冷汗浸湿,迷迷糊糊的起床,又开始对着镜子里自己的大黑眼圈发呆。
  “我到底,梦到什么来着?”
  叶修一整天心神不宁的,觉着自己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,专门出趟门,去寺庙里求了符贴在床头。
  夜里,大大小小的画面交织的在叶修梦里出现,黑色一如往常的开始吞噬叶修,突然,被一道剑气划开,那个单手持剑的少年也完全暴露在叶修眼前。他嘴角是张扬自信的笑,白色衣角随着他抱剑落地的动作轻轻飞扬……

4.叶修把湿漉漉的睡袍丢在床角,戳了戳自己的眼袋,“我到底,梦到了什么来着?”
  叶修打开手机开始玩游戏,是最近爆火的一款手游,不知怎么的,匹配到的每一局都对面有李白,看到李白的建模出现在自己的屏幕上,叶修总是不自禁的去追他,甚至都有几个玩家开口调侃,“你是不是喜欢我啊。”
  叶修默默退了游戏,呆坐一会,竟有困意涌上……

5.这次的梦境似乎有点不同,叶修想着,奇怪,明明什么都不记得了才对啊。
  阳光轻轻的洒在叶修的脸上,不久后叶修觉得水分蒸发的量过大,便向唯一一个大树下走去,没想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。
  叶修认得,王者荣耀李白的建模,正在熟睡着。
  叶修眼角微微抽搐,果然自己今天李白看多了么……梦里都……
  不过一个游戏里的人物突然出现在面前,叶修还是按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,忍不住伸出食指……
  不行!这样好奇怪的……
  哎呀!就戳一下,轻轻的……
  不行!
  哎呀!
  不行!
  我特么就戳!
  只见叶修伸出手指,收回去,伸出来,收回去……最终还是轻轻戳了一下李白的眉骨。
  手感不错,脸颊呢,哎呦豁,好软和。鼻子呢,哇塞,真的好挺,嘴巴呢,噫?怎么感觉……
  叶修一边做贼心虚的望着周围,一边当着流氓的时候,突然发现嘴唇的触感有点奇怪……反应了三秒后慢慢的把视线转回去,只见李白已经睁开眼睛,似笑非笑的看着叶修,嘴唇含着叶修的食指。叶修脸腾的红了,正打算开口解释一下什么的……
 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哥有话好好说,我冒犯了你对不起啊啊啊啊啊不要舔我手指!

6.叶修做了一个难得的好梦,关于梦终于能记住一点了,比如那张只有嘴的部分画面。是的,没错,叶修只记住了那个微微上翘的嘴。
  叶修难得的打算出门散步,哪里知道一出门就遇到个算命的。
  “哎,小伙子,你别走,我看你印堂……”
  “印堂发黑,必有血光之灾,我能帮你逢凶化吉,对吧?”叶修稳稳的接过话头。
  “咳咳……”那半仙脸上有点挂不住,却见叶修转身就走,连忙叫住,“别走啊!小伙子!最近是不是睡不好觉啊。”
  叶修蹙了蹙眉,不置可否,却停下了脚步。
  半仙一看有戏,“依我看,这是梦魇,缠上你嘞,来,小伙子,这个酒葫芦你收着,包你平安。”说完,转身走了。
  叶修掂了掂葫芦,也是惊讶,居然不要钱?

7.叶修没有做梦,像是待机的影院大屏幕,一片漆黑,叶修感觉梦里的自己,也像是要在黑暗里睡着了一样。
  次日,叶修在床上懒懒的伸了伸懒腰,手碰到了一个冰凉的物体,吓得叶修立马清醒了,才反应过来是放在床头柜的酒葫芦。叶修拿过来细细端详了下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……

8.李白抱着剑靠在大树上,阳光被树叶切割,擦出一块块光斑,分布不均的洒在李白脸上。
  李白站累了就坐,坐着就开始发呆,呆了好久好久,突然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,开始用手戳自己的脸,从眉骨到脸颊,最后停在嘴唇,李白放下手,又开始发呆。

9.(´・ω・)没错,你让我凑个数。

10.叶修这几日睡的更香了,甚至有从前晚九点睡到12点的记录,叶修也觉得奇怪,总觉得越睡越困,还养成了一个坏习惯,每早起床就看看葫芦。
  噫?好像真的有哪里不对……
  是哪里呢……
  ……葫芦……葫芦怎么……越来越重了……

文/宁安
谁说出了[上]就一定会有[下]呢?哈哈哈哈!

灼艾分痛 [双叶] 一

前面有话说:
     私设与 ooc齐飞!
    来啊!开坑啊!填了算我输!

    叶氏集团CEO老来得子,还是双子,喜欢的打紧,可是从医院把孩子抱回家之后,才发现自己准备的都是单人份的......嗯,有点尴尬,没办法只能让两个小包子挤一张床,凑合一下。
   
    两个被裹得跟个粽子似的的孩子不安分的扭动着,早出来一点的那个,按耐不住躁动的自己,愣是从床的左边,扭到床的中间,再扭到床的最右边,小的那一个,安静的吮吸着手指,咬的通红,却毫不在意。

    只觉得突如其来的一个失重感,叶秋连着小棉被滚下了儿童床,他睁开眼睛滴溜溜的转,却毫不出声,待到第二天被人发现之后,已然是在冰凉的地板上躺了一天。叶父觉得怪异,连忙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,医院检查结果直接给了叶父一道晴天霹雳,

    "无痛症。通俗的来说,就是没有痛觉,好在大儿身体健全......叶老别太伤心。待以后医学技术成熟了,是有很大几率治好的。"

    这一等,就是十多年;这一等,为接下来发生的故事,埋下了太多的伏笔;

    这一等,等到了最后,叶修还是不以为然的笑笑

    "我不后悔,孤寡一生也好,想抽烟就抽烟,哪里来的那么多人管我,烦都得烦死。"

霸道将军的小军医[张安 借梗]弎

写在前面的话:
    标题黑历史系列!
    作者神经病系列!
    借梗!借梗!借梗!


生物钟总是准的一塌糊涂,我撑起身,揉揉酸麻的手,脑袋昏昏沉沉的,大抵是很侵入体,我穿好衣服收拾妥帖后,发现那家伙还在睡……

    对了……那家伙叫什么?他的眼睛真好看……他说的又是什么语言呢?

    我觉得自个儿是发烧了,脑内一片混沌,昏昏噩噩走到床边,伸出手开始推搡"外族人,起来。"

    只见他翻了一个身,翁里翁气的嗯了一声,再无动静。

    最讨厌赖床的人了……

    "外族人,我给你两柱香的时间收拾你自己,过时不候。"

    话音刚落,只见他一个鲤鱼打挺跳下床,穿衣洗漱,恨不得长了八只手。

    最喜欢麻利的人了……

    "下步我们怎么办?"

    "治病。"

    "药呢没有药怎么治病?"

    "闭上眼。"

   "哈啊?"

    "闭上。"

    "好吧……"

    之所以让他闭上眼睛,是因为他的身份不明,不能让他看见我军的内部结构。我是怎么给自己讲的,至于这个借口是不是真的,我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 我扶着他,走向药房。

    "你叫什么?"
    "Dav.....呃....安...安文逸!"
    我眸子中的戾气倏地加重,"你对……自己的名字不熟悉? "
    "……我就是……紧张。"
    随之而来的,一片沉寂,只有鞋跟敲击地面的声音,在跨进药房门槛前,我平生第二次隆重介绍了我自己的名字。
    "张新杰,驻北大将军。"
    诶?我是在干什么呢……果然……烧糊涂了吗?

   

霸道将军的小军医[张安 借梗]贰

写在前面的话:
  标题黑历史系列!
  作者神经病系列!
  桔梗!借梗!借梗!

    我叫张新杰,驻北大将军,我的身边发生了一场不可想象的灾难......

   估摸着距离鸡鸣还有半盏茶的功夫,我收拾东西准备回房。

   但是......我的房顶上似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我默不作声的放好茶具,往里屋走。用余光打量他探出了一个头,我冷笑一声,一手稳稳的托着盘,一手抚上腰边的刀。果然有所动作了吗?我想着,继而一手果断甩出托盘,一手抽刀而出,只见那人小心翼翼的跃下,摔在我的脚前......

   ????!!!!

   寒光乍现,如刚出箧之境,盛满了月光,直逼他的咽喉,我知道速战速决,也知道不该对敌人仁慈,可是......这个刺客有点蠢,我好奇的钩下腰,散碎的长发撩在他的脸上。

   他艰难的睁开眼,哆哆嗦嗦的说了一句"l am a doctor  don't  kill  me,please. "

   哈啊?

   "外族人?"我的声音响起,带着些许好奇。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浪费这么多时间,也许是这双有魔力的眼睛让我讶异?那真是一双绝美的眼睛,是我从未见过,至少在关内没有,大海的蓝色,像是冬天里死寂池塘,被小孩扔进了两块方糖,化不开的甜。

   "我是医生,别杀我。"他的声音有点涩,像是许久没说过话。

  "医生?"我怀疑的拖长了调子,半信半疑的用刀挑了挑他身上我军的大夫外袍,"医生是什么,不过你这个装扮委实不错,可惜你美丽的眼睛出卖了你,说吧,谁派你来的?"

   "不会是真的吧......哦不!我是说大夫,大夫。我能救人,真的。"他底下头,嗫嚅着。

   鸡鸣一声,划破树梢,我抽回刀,饶有兴致的笑,"好,明天若是治不好人,斩立决。"

  "OK,呃,不,好的,可是......治...谁啊?"

  我打了个哈欠,散开长发,躺在躺在床边的地板上,"治我",我指了指床,"你睡那里,别想着跑,我保证,你跑不开十里。"

  深秋的风又携了几片黄叶,寒意透过薄薄的裘衣从光滑的大理石上传来,我以我冷静的脑子打赌,明天我,

  绝对,

  感冒。

霸道将军的小军医[张安 借梗]壹

写在前面的话:
  标题黑历史系列!
  作者神经病系列!
  借梗!借梗!借梗!
  找不到梗的原po我好绝望,如果你是原po并且不同意授权,立马删文!
  私设与ooc齐飞系列!
  不喜左上角系列!

  我叫David,中文名安文逸,我的身边发生了一场难以想象的灾难......

  我出生在美国,爷爷是中国人,老头子一大把年纪也就仨爱好,读诗,养鸟,打孙子。嗯,没错,打我。

  据说打我的原因是中国有句古谚语叫"黄金条子出好人。"   好的,在我爷爷的斯巴达教育下,我自小熟读四书五经,对各朝历史了如指掌,自此踏上"中国历史脑残粉"的不归路。

  今年是我来中国进修中医学的第一年,至于我学中医的原因,我实在不忍心回想。据说在那一天,我被一性感女护士扎歪十几针,最后我爷爷在唐人街捡了几贴中药回来治好我,自此,我再也没去过医院。

  飞机降落在c市机场,并没有吸引一大堆妹子的注意,其实我也一直怀疑我是假的美国人,或者我的DNA在传输信息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,我的怀疑是有理有据的,因为我全脸上下,除了眼睛是蓝色的,没有一点符合外国人的特色。外国人眉目深邃,我顶多算眉目清秀,外国人头发金黄而微卷,我头发黑短直,大框眼镜还架在鼻子上......

  我能怎么办?我也很绝望啊!!

  我简略的安顿好自己,距离报道还有三天,我打算先治好感冒,隔天去看看博物馆。小感冒么 ,随便煎几副就好了。

  科科,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,我抽死我自己。认真的。
 
 

江山

#君×臣#
#乖,张嘴吃糖#
#未经本人允许二次转载均视为抄袭#
1.皇帝是个好皇帝,至少丞相是这么认为的。
 
  嗯,还有点小叛逆。丞相想了想,给小皇帝加了个小标签。

  有点我行我素。丞相想着。

  还有点不听人劝。丞相手下笔杆不停。

  三更时分,丞相望着自己罗列出来的……优缺点???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  但是丞相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辅佐皇帝。

  嗯?为什么?哦那啥,颜控的世界你大概永远都不会明白。

2.皇帝确实帅,完全继承了自己玛丽苏主角老爸的优秀基因。不过金手指大概没有传输成功,不然小皇帝不会这么废。

  然而开心的去往下一个世界的老皇帝临走之前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。于是金手指一开,直接把还在农村割猪草的未来小丞相抓到皇宫来。

  “喂,你就是那个农村来的?”

  “微臣江山……”

  “我没问你名字,我就问你是不是农村来的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江山小丞相总觉得那个小屁孩在侮辱自己,因为他看见好几个宫女都笑了,自己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都没有了。

  “问你话呢。”

  “是……”

  嗯,尊严什么的,还是活命要紧!

3.丞相看到小皇帝托腮想了想,招呼一个宫女拿了一个空碟子,开始布菜,而且只拿皇帝自己桌上号称豪华席的食物。

  “这些你肯定没吃过,来,朕赏你!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丞相气的满脸通红,觉得小皇帝想让自己难堪,于是年轻气盛的待定丞相掀翻了皇帝包含关爱的菜肴,摔门而去。

  “皇上!此人如此大逆不道,若听从先帝之言,待此人坐上了丞相之位,怕是皇上的位置都保不住了啊。”将军这么说着。

  不过皇帝在意的还是那一句“听从先帝之言”

  “哦,他就是父亲找来的人啊。”小皇帝想着,他是一个孝顺的皇帝,不能不听父亲的话。

  于是,第二天,待定小丞相成了丞相。

  将军在家里气的一抽一抽的。

4.其实小皇帝的国家很小,只是国力充沛,地势险要,无一国家敢犯。

  可是最近……

  丞相愁眉苦脸的看着边疆传来的消息。

  小皇帝左手一个桂花糕,右手一勺莲子粥,一直盯着丞相看。

  小丞相并没有太大的毅力,特别是这个目光是皇帝传来的。

  “皇上,有什么事么?”丞相转身行礼。

  “没事没事”,说着往丞相嘴里塞了个桂花糕,“只是看你浑身气场不太对。”

  丞相揉了揉眉心,准备严肃的向小皇帝说一下事态的严重性。

  “你……唔”

  一勺莲子粥堵住了剩余的话。

  丞相还是觉着有必要讲一讲,咽下莲子粥以后又开口“听……唔”

  一个桂花糕怼了过来。

  丞相吐掉桂花糕,破口大骂,

  “我可去……”

  一勺莲子粥塞了进来。

  不过这次丞相语速太快,收不了口,导致……嗯……简单来说,丞相被呛着了。

  “咳咳咳咳……咳咳咳”那叫一个难受,丞相觉着都要把自己五脏六腑咳出来了。

  皇帝心中内疚的不得了,一个劲的拍丞相后背,看着丞相眼角的泪花,心理不由感叹

  “怎么跟个姑娘似的,碰一下就哭。”

  丞相好不容易缓了过来,开口就是一顿质问,

  “食不言寝不语,你是不是忘了?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温习?还是说上课没有好好听?”

  一连串的话噼里啪啦的砸皇帝脸上,砸的皇帝的愧疚感一丝不剩。

  “刚才咋没呛死你。”皇帝心想。

5.据可靠消息称,有三个国家联合起来,准备硬拿下小皇帝的国家了。

  小皇帝几乎把所有技能点点了撩妹技能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特别是那张脸,帅的毁天灭地。

  可是没用……小皇帝一如既往的,废。

  因为小皇帝不肯批阅奏章,奏章拿到丞相府更是会被人说闲话,所以江小丞相只得把自己搬到偏殿来。

  江山小丞相望了眼天,月朗星稀,望了眼地,一地洒落开的竹简……

  我可[哔——],这些人一天到晚怎么就只会[哔——],神特么废话这么多,文笔好了不起啊!一天到晚净特么废话。

  小丞相淡定从容的一边心理骂娘,一边准备罢工。

  整个人往宽大的椅子里一窝,开始睡觉。

  小皇帝睡足了起来视察工作,发现了一地的奏章,和睡觉的人儿。

  很好,工资不扣的你叫爸爸我就不是皇帝。

  小皇帝迈进殿内,刚刚想把丞相捉弄醒的双手停在空中……

  毕竟剥削劳工不好,算了让他睡吧。

  小皇帝抱着这种心态开始倚在门槛上吹箫。

  没错吹箫,基因的遗传告诉他,月光皎洁的时候就要吹箫,为什么呢,因为这样吸引来女主的几率更大。

  小丞相很不开心,甚至有点起床气。因为有个智障半夜吹箫他被吵醒了。

  在做了好一番挣扎后,小丞相的眼睛终于掀开了一条缝。

  月光沿着地板爬进大殿,磨得光滑的大理石反射清亮的月光,却有几分寒意。把吹箫的智障皇帝衬托的飘逸出尘,高冷的不可一世。

   看得小丞相浑身一个激灵

  “贼帅……!”

  于是,我们睿智精明的小丞相踏上了一条颜控的不归路。

6.经过一番商议之后,准备正面迎接攻击,先突破东面包围,再与其他兵力来一个前后夹击。

  将军率兵出征,丞相作为督战一起出征。

  临走前,皇帝握着丞相的手,细细嘱咐,

  “你放心,你的屋子我不动你的,你自己回来打扫。”

  丞相心中一股暖流[划去]泥石流涌上,嫌弃的看了一眼皇上,走了。

  这一仗,意料之中的,

  败了。

7.不过好在小皇帝的盛世美颜,其他三个国家打算和亲。

  没错赢家和亲。

  因为谈判割地赔偿的那一天是小皇帝亲自去的,他充分显现了自己作为主角二代的魅力,迷住了其他三个国王的女儿……

  嗯……大臣们看了看小皇帝空空如也的后宫,又看了看其他三国的士兵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子,决定同意这几桩婚事。
  丞相也没有反驳。

  看着和自己差不多一起长大的人突然脱团了,还有了三个老婆,丞相高兴的不得了,甚至喜极而泣,放着小皇帝的面哭了出来。

  小丞相心理堵得慌,习惯的走回了自己以前批阅奏章时候住的屋子。哪里想到里面有一个大浴桶子,泡着一个白花花的女子。

  “救命咯!来人咯!有人耍流氓啊!快来人咯!我可是皇上未婚妻!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放肆!皇上的寝宫岂是臣子能随意进出的!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皇上忙着筹备婚礼呢,哪有空见你,我倒是劝你,趁皇上还没空怼你,你不如趁早隐退,反正江山已定,你也没什么用。你说说你,皇上的寝宫你也敢随意进,那个人未过门的老婆遭其他人看光了心里会好受,听说昨天……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罪臣江山参见皇上。”

  “听说你要隐退?!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?”

  “臣知道。”

  “你!!”

  “臣心意已决。”

  “无可救药!!!”

  “陛下,保重,自己一个人,也要守好江山。”

8.年仅19岁的大臣江山隐退,皇帝向天下发出告示大选秀女。

  听说后来宠妃许多,却无人有幸留宿一晚皇帝的寝宫,哪怕只是偏殿。

  皇帝一改之前昏庸作风,大肆改革,整个国家兴兴向荣。

9,江丞相告老还乡后,娶一村妇为妻,儿女满堂。

  小皇帝屡战屡胜,无人再造次,后宫佳丽三千,却无皇后。

10.后来小皇帝病重,窝在寝宫偏殿宽大的椅子上,将军造反,携一宠妃试图逼问玉玺所在。

  “嗯?现在你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?!”

  病重的皇帝呆呆的看着天花板,喃喃道,

  “朕,要江山。”

文/宁安

全职段子

#叶修和苏沐秋那些事儿#
#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寄刀片#
#糖?#
1.叶修第一次看见苏沐秋的时候,是在网吧。

那个时候叶修刚从家里出来,日子过得一塌糊涂。天天泡网吧。

网吧老板把未成年的孩子都放在网吧最阴暗的角落里。

那时候叶修还在玩小霸王游戏,正好瞅见旁边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也在玩。

手法犀利,走位风骚。

叶修一下子看呆了。

少年感受到了炽热的光线,微微偏头,对他笑了笑。

2.后来几天那个少年没来,叶修又换了几个游戏打。脑海里却还是浮现着那天惊呆他的操作。

时间在一塌糊涂中流逝。叶修从家里带来的钱很快也用完了。叶修望着头顶××网吧的名字发愣。突然意识到他是真的无家可归了。

苏沐秋正好迎面走来,叶修一把抓住他的手。苏沐秋清秀的脸庞有些警惕。

“你干嘛?”

叶修也觉得自己魔怔了,一个见过都不到一面的人怎么会借他钱。

他面露尴尬,摸了摸鼻子,“那个……能借……”

他连后面的话都说不出口了……

闻言,苏沐秋脸上警惕色加深,上上下下的打量他,试探性的问了问“你……没家?”

叶修怪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。苏沐秋想了想,对他说“咳。介意来我家挤一挤吗?”

两个少年惺惺相惜,无条件的信任。

3.苏沐秋的房子,不,算不上房子,也就二三十平方米,却井井有条,透露出一股温馨。一台电脑摆放在门口对面,有些显眼。

刚进门就看见一个小肉包挂在苏沐秋身上。眼珠咕噜噜的转了转,略带疑惑的看向叶修。

苏沐秋先开口说话“叶修,这是我妹妹,沐橙。”转而偏过头,“沐橙,这是叶修,来帮我们打工的,叫哥哥。”沐橙脆生生的叫了哥哥。叶修则微微偏头,问了问“打工……?是指?”

苏沐秋熟练的打开电脑,“诺,帮他们升级代练刷装备。你先说说你会什么游戏吧,我给你安排安排,我们俩倒班,效率比较高。还有,这边的电闸不是很高,如果停电了,就去那家网吧。”

叶修点了点头,接过了苏沐秋手上的账号。苏沐秋转身进了厨房,闻着饭菜的香味,叶修突然觉着这样也不错。

4.叶修和苏沐秋已经小有存款,买了台电脑,还送沐橙去上了学。

听说有家公司研发出了一款游戏,叫做“荣耀”,其他游戏没有的细节操作赢得了许多玩家的青睐,苏沐秋他们更不能放过。

苏沐秋选了枪系职业,想了想,输入了id秋木苏。

叶修选了战斗法师,想了想,什么都没输。他偏过头,想让苏沐秋给点意见。谁知苏沐橙听见了,蹦蹦跳跳的到电脑前,输入id一叶知秋。叶修还没来的急反应,就看到已经载入角色的界面。

叶修脸黑了,苏沐橙挠了挠头,苏沐秋更坚定了要送妹妹去好学校的信念。

5.叶修和苏沐秋的组合在那个时候的网友圈子里已经小有名气,所以生意也是络绎不绝。生活水平也提高了。

不过沐橙表示他们已经对自己童年完成了巨大的影响。

“苏沐秋,起床起床,今天该你买菜。”
“不是昨天你pk输了吗!怎么又是我?”
“我可没说赢了买还是输了买。”
“你……!”
“好了快去快去,愿赌服输啊,做人要有点信任。”

6.听说荣耀要搞个什么联赛,冠军的奖金数量不菲。作为圈子里有名气的二人自然也收到了邀请。

苏沐秋为此高兴的饭都没吃好,他兴奋的计划着要把这笔钱花在哪里。

“首先要给沐橙换一个学校,买点漂亮的衣服了,打扮的美美的。然后去租一个大一点的房子,剩下的钱留着,再加上那个网吧老板给我们开的选手工资,等我妹妹出嫁的时候,一定办一场豪华的婚礼!”

叶修在旁边附和着,陪他一起憧憬着。等着比赛的日子。

7.叶修他们不在挤在小房间里打游戏了,而是网吧老板给他们东拼西凑的队员开一徘机子训练。

叶修会拟出个别地图的战术打法,再由苏沐秋过目,提出改进的方法。

训练完之后俩人再去竞技场比赛,来决定谁做晚餐,谁送沐橙上学,谁去买菜。

有好些队员都笑他们俩都是老夫老妻了。

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,叶修会狠狠嘲讽回去,苏沐秋就挂着清清浅浅的微笑看着他们。

8.比赛如约而至,苏沐秋和叶修俩人强强联手,赢的四连冠,联盟因为没什么看头,最终破产。事后不久,苏叶俩人传出婚讯。

虽然有很多人的不理解。但是大多数是支持和祝福。

沐橙北大毕业,有了自己的公司自己幸福的家庭。

9.好的完结!
哦哦!对不起我忘了还有十!

10.我手指颤抖的记录着,“叶修大神,你这说的不对啊,联盟这不都……”

叶修白发苍苍,那双年轻时候透支了太多平稳的双手微微颤抖,眼眶泛红,声音哽咽,“你怎么没被骗到呢?明明我自己都信了。”
/文:宁安